受邀驻市为台北写诗 黄裕邦如熟悉的陌生人

2020-06-23 评论 550
受邀驻市为台北写诗 黄裕邦如熟悉的陌生人

亚洲首名获美 LGBTQ 文学奖男同志诗歌首奖的香港诗人黄裕邦,今年受台北诗歌节邀请担任「驻市诗人」,为此他费时一个月为台北写一首诗,以作品「众独」娓娓道来他眼中的台北。

2018 台北诗歌节于 9 月 22 日至 10 月 17 日举办,今年以「诗的异托邦」命题,带民众前往充满想像的诗意城邦,邀来 4 名国际诗人及 1 名驻市诗人特别来台交流。

黄裕邦(Nicholas Wong)以英文创作写诗,他的英文诗集 Crevasse(中译:天裂),获文坛中有艾美奖之称的美国 LGBTQ 文学奖(Lambda Literary Awards)的男同志诗歌组别首奖,以同志议题创作书写而扬名国际。

目前任教于香港教育大学的黄裕邦,成为台北诗歌节第3位获邀的驻市诗人,日前他在台北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,黄裕邦笑说,接到北市邀约当下,只想着排除万难一定要来,不过出发前一週就开始有压力。

第一次担任驻市诗人,黄裕邦认为,这个概念全世界并非很多地方有,也觉得这项活动十分有意义,「如果做得好的话,可以让亚洲其他地方参考」。此行来台,他除了保持健康与精神状态良好,还努力练习用中文读诗。

事实上,黄裕邦已访台 10 次以上,对他而言,台北并非全然陌生的城市,如今受邀担任驻市诗人挑战「为台北写一首诗」,完成逾 900 字的诗作「众独」(Onlys),诗行文句在旁人读来,有如熟悉的陌生人,能感受他距离台北很近,又貌似站在其他地方遥望着台北。

「为台北写一首诗」让黄裕邦反覆思考了一个月,他坦言,初稿版本相当糟糕,给友人看过后反应十分平淡,他的伴侣甚至给了「很不像他写的东西」的评语,这让他发现,第一版就像只是跟台北对话,反而忽略了情感、张力等。

外地人看台北,常针对美食、景点等新鲜事物有所感触,不过对黄裕邦而言,台北存在各种回忆,「我觉得台北不是要这些事,台北自己知道自己是什幺」。

话还没说完,黄裕邦突然抛出一句话:「我可能可以过来结婚。」

黄裕邦说,身边的人都很自然地走向人生下一个阶段,也让他开始思考「同居关係」;然而,他不想直白地写出「我想到你们这里结婚」,于是在诗作中加入父亲的视角,像是和亲人对话般提出叩问,同时也问台北,是否愿意见证他结婚。

好奇他在香港写诗如何想像台北,黄裕邦直言:「首先要不想台北。」他创作时,选择先把自我感情包装,跟诗中的父亲产生对话后,到了某个点才让台北出现,「我要结婚,在哪里?在台北」,接着才把在台北发生过的事情写进去。

由于是以英文创作,因此他尽量选用容易翻译成中文的字彙,尝试以「用最简单的语言,写出很强烈的东西」。不过,他边笑边补充澄清说,来台北结婚是一种想法,但结婚这件事情他个人还没想到。

黄裕邦的诗作常加入流行文化元素,读起来常会心一笑,他自认写诗创作不太会引经据典,「那不真实,也不是我」,反而是在生活中找到这些元素,放进创作,玩味其中。

特别的是,「众独」文字里,他把星座专家唐绮阳与因泡麵广告爆红的张君雅的名字入诗,让人眼睛为之一亮。黄裕邦笑说,他很喜欢这 2 人,在香港都会透过网路看唐绮阳的直播,而「张君雅小妹妹」零食则是他相当喜爱的食物。

此外,黄裕邦也把歌后张惠妹名字与歌曲「连名带姓」写入诗中,他说,原先是构想把一名歌手放进诗里,徐佳莹、蔡健雅都曾想过,不过他特别喜欢阿妹的声音,也讚赏作词的葛大为,在「连名带姓」里的歌词。

谈及他眼中的台北最棒魅力,黄裕邦直言「什幺都容易发生」,无论是小众的、冷门的,大家想做的事情都可以在此发生,「这里会尊重,也会给予很大的空间」。在他眼中,台北就是充满「包容」的城市。

至于此次来台是否有特别準备,黄裕邦表示,9 月 27 日的论坛讲座有开放民众免费入场,他已列出 4、5 个问题準备向台湾读者提问,以及对于中、港、台同志诗歌的想法进行交流,而黄裕邦也期待能听一听台北读者对他的作品的想法。

「众独」全文可上 2018 台北诗歌节官方网站阅读(连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