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曝年幼被霸凌 魏如萱凭着傻胆勇敢追爱

2020-08-01 评论 983
自曝年幼被霸凌 魏如萱凭着傻胆勇敢追爱

奶奶很支持我,我喜欢什幺就让我去做,但当然也被取笑,说没人认识妳,只会做明星梦......」二十多年前,魏如萱「要当歌星」的童言童语,到了现在,依然轻易就沦为笑话一则,然而不只是她的歌星梦,加上父母离婚,由爷爷奶奶抚养,在国小二、三年级,同学总会嘲笑她。

暗恋被霸凌

「我跟爷爷奶奶住,自己从不觉得有问题,直到同学说妳,会很烦,我就哭,一次一次的哭跟一次一次的难过后,会变坚强,我跟其他一样情形的同学在一起就好,并不孤单。当我妹(魏如昀)遇到一样的情况,我就很生气的想去揍她班上的男生,想保护好我们!」

眼泪让人变坚强,但心里缺少爱的一个洞,却难以弥补,「所以我每到一个陌生环境,就会去暗恋别人,去依赖那个人,那是我学习爱的过程。」念幼稚园时,她就想嫁给邻居小男生;小学六年级,爸爸接她到台北念书,她马上暗恋班上的小帅哥,不,应该是明恋。

「我乡下来的孩子,喜欢他就写信跟他说我喜欢你,结果,我成了班上的怪胎,被欺负......我本来就是转学生,没朋友,后来全班都不跟我讲话,我的书桌和椅子上都是整人玩具的大便,还拿扫把攻击我......」她回家告诉爸爸,爸爸到学校理论,一片痴心的她担心害到喜欢的人,逞强说:「没有啊,没事!」讲起被霸凌的成长经历,她现在可以笑着说,长大后还跟那位男同学见过面,如此学习爱的过程痛苦受伤难免,但她没在怕,唸高中时,继续暗(明)恋。

自曝年幼被霸凌 魏如萱凭着傻胆勇敢追爱

剪去留了多年的长髮,魏如萱说是最近为自己做的最好的决定,「我好喜欢,回不去了,我的个性其实留短髮比较适合。」

写信变写歌

「我也一直写信给他,写到对方交女朋友,跟我说这会造成他的困扰,才没写了。」「那时候就像写交换日记呀......」我笑她一头热:「对方没回信,不算交换吧?」「他会看呀」,她自有一番道理,「就像写日记,你需要一个对象,我把那个对象变成喜欢的男生,不只写给自己看,我需要观众,那你可以当我的观众吗,这样子。」

有没有交到男朋友,不是她当时恋爱的重点,即便对方有女友,她也不迴避,继续碰撞,填满她高中三年的暗恋和写信,是她感情倾诉和依靠的出口,感受到自己在爱里,才有动力不停写下去,这些,成为她写歌的养分。

她曾说过,写不出歌就去谈恋爱,「如果你才二十几岁写不出歌,那谈恋爱啊,超痛的,可以受伤你就去,再大一点你也没那个体力!恋爱可以迅速得到酸甜苦辣,放在歌里,那个就是真实的。」因此她写着写着,观众不再只有暗恋的男生,愈来愈多人从她的歌曲感受那股真实,以及还是要相信爱情的力量,而她今日被视为文青女神陈绮贞接班人,被年轻人视为新一代文青教主,入围两次金曲奖最佳女歌手,看似顺隧的星途,其实她奋起追梦的过程,不输她学习爱的坎坷。

「为了当歌星,我看偶像林志颖和SOS都读华岗艺校,我也要。」剑及履及的她幸运录取,因青春期发育,她的自然捲更捲、发胖、长痘痘,外型骤变,几乎要放弃歌星梦之际,同学拉她一起参加MTV台的歌唱比赛,她一路比到总决赛,抱回冠军,十七岁签进真言社,忽然离梦想好近。

自曝年幼被霸凌 魏如萱凭着傻胆勇敢追爱

魏如萱说写不出歌来就去过生活,不要硬写,她也曾硬写过,反应都不太好,还是要诚实地创作,才能得到共鸣。

关卡咬牙过

梦想正炙热,无奈唱片业迈入寒冬,公司竟结束,副总带着她游走各大唱片公司试唱,得到一句「唱很好」就没下文,她怪罪自己外型不够亮丽,乾脆放弃唱歌去卖衣服、卖精油,没想到,杨乃文当时要开演唱会,需要有人代替陪乐团练团,製作人林暐哲找上她,她因此认识了合组「自然捲乐团」的奇哥和日后的老闆、製作人陈建骐,远离的歌星梦回来了。

做独立发行,钱赚不多,她怪怪的逻辑和娃娃音被电台相中,邀她当DJ,就算同时有演出和DJ收入,生活依然捉襟见肘,「一场表演分几千块,DJ薪水不算高,付完房租、吃饭、交通,就没了,人生好渺茫,真的是没有钱到你会哭,最后户头提不出钱,只好跟家人开口,但我真的不想伸手拿钱......」

「也许不要唱歌」的念头隐隐浮现,而边当DJ边唱歌,喉咙使用过度,有一天,她失去声音了,「我只剩蚊子的音量,一大声就破音」,看医生也未见好转,不知所措的她,逃到当时香港男友怀里,到香港生活,她想,是不是该放弃唱歌了?

而老天始终待她不薄,声音在一年多后逐步好转,一有唱片公司招手,她马上回台发片,因为她始终知道,「唱歌好快乐,是金钱买不来的快乐!」